All works © Wangyahui  2019


Mark
← Back         Next → 





2016  返影入深林

文 ∣ 王雅慧              

⼀千兩兩百年年前,王維寫下了< 鹿柴>這首詩,去年,當我的思緒游移在某種關於光影的可能形式,這首詩就如同一道悠緩的返光,投影在我的腦中。我拿起毛筆,寫下⌜返影入深林⌟五個字,貼在我工作桌的正前方,這條林中路出現了足跡,得以領我一陣,這是經典的力量。

另一個經典,Giorgio morandi。去年有一陣子沈迷於繪畫的欣賞與研究中,在網路上找到一張Morandi十分迷人的瓶⼦畫,列印出來,貼在我工作桌的正前方,盯著看了一整天,忽然茅塞頓開,理理解了了一些以前不理理解的事,那天,看似無所事,卻是無比的一天。

我開始有了一個模糊(視覺上)而清楚(意念上)的方向感,是關於返影入深林/ Morandi / 中國 / 詩人/ 墨色/ 光影/ 內外空間/ 影像特性 等等綜合的事物。隨著工作的進展,那意念會慢慢帶領著視覺也逐漸聚焦起來,最後又由視覺照亮了意念的輪廓,喔,原來來是長這樣子。

就像一部好的電影一樣,故事當然不可或缺,但更更重要的是這個故事要如何被說出來來。一幅畫,或一件錄影作品,一個當代藝術的裝置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了解這個基本道理之後,其中便妙趣無窮。在繪畫的研究中,我同時思考著影像的問題,因為對我來說,影像這個媒材經過十多年的練習已經成為我思考的一種語言。影像的運動以及對光及空間的表現性,在我的工作中,一直是很重要的筆觸。用筆觸來形容,也就幾乎說明了了此次作品的表現方式,影像的運動/影像的光度/影像的空間,這三項元素,我皆當成某種“筆觸”與“構圖”在使用,這是我對繪畫及影像的理解,而這種理解是為了呈現一種風景。

工作室的一天,有好一陣子以磨墨開始,然後進攝影棚拍照。不知王維的這首詩,返照在今日,會出現怎樣的光景。